来自 磐安白俄罗斯国际物流 2022-04-13 00:42 的文章

俄罗斯出口保持世界前列出口大国禁令频出关键

  新冠疫情给全球粮食安全带来了诸多挑战,而俄罗斯和乌克兰当前局势对此再增一重挑战。俄罗斯、乌克兰、阿根廷等国的出口禁令,也使得外界对全球粮食危机的担忧进一步加深。

  此外,进入3月中旬,未来几周是北半球非常关键的春耕季节。作为农业大国的俄罗斯、乌克兰的春耕前景如何?是否会给未来全球粮食安全带来影响?

  当地时间10日,俄罗斯联邦政府国家海关委员会决定,至今年8月31日前,禁止向欧亚经济联盟国家出口谷物,其中包括小麦、黑麦、大麦和玉米等。

  此外,决定还要求至8月31日前禁止出口糖类,包括白糖和原蔗糖等,但向欧亚经济联盟国家的出口可凭俄农业部许可进行。

  当地时间14日,俄罗斯政府已临时禁止向欧亚经济联盟国家出口粮食类商品以及向第三国出口糖类制品。有关粮食出口的禁令将执行至6月30日,有关糖类制品的出口禁令将执行至8月31日。

  当地时间8日,乌克兰政府在戒严期间制定了农产品出口的新规则。据乌克兰政府官网公告显示,乌克兰宣布禁止燕麦、小米、荞麦、糖、盐、小麦、牛肉的出口。允许在指定的声明性许可下出口小麦以及小麦与黑麦的混合物、玉米、家禽肉、家禽蛋、葵花籽油。

  当地时间12日,乌克兰粮食和农业政策部长罗曼·莱什琴科表示,乌克兰政府决定暂时禁止出口所有类型的化肥。据悉,禁令涉及氮、磷、钾化肥和复合肥料。

  当地时间12日,据俄新社消息,白俄罗斯将该国粮食出口禁令延长6个月,包括向欧亚经济联盟国家的出口。

  当地时间13日,阿根廷政府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国已停止豆油和豆粕的出口销售登记。阿根廷为全球头号大豆加工品出口国。

  匈牙利农业部长伊斯特万·纳吉日前表示,由于俄乌冲突导致全球谷物价格上涨,政府决定立即禁止所有谷物出口。

  埃及贸易部在一份声明中称,自3月12日起,禁止出口植物油和玉米,持续时间为三个月。此前,埃及表示,从3月11日起,该国禁止出口扁豆、意大利面、小麦、面粉和蚕豆,持续时间为三个月。

  据阿尔及利亚《曙光报》近日报道,阿尔及利亚商务部已通知出口商,若无由总理签发的特殊许可证,则禁止出口食用糖。

  当地时间10日,黎巴嫩工业部宣布,考虑到本国粮食安全,禁止出口无工业部发放特别许可的在黎巴嫩生产的食品。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数据显示,2月,全球食品价格创下历史新高。FAO食品价格指数跟踪全球贸易量最大的食品类商品国际价格的月度变化。该指数2月平均为140.7点,较1月份上涨近4%。但是也比一年前的水平高出24.1%。

  其中,粮食价格上涨的更大推动力来自粮食生产之外,特别是能源、化肥和饲料部门。而且,由于食品价格指数衡量的是整个月的平均价格,2月份的读数仅纳入了部分乌克兰局势所带来的市场影响。

  根据联合国贸易统计数据库,俄罗斯和乌克兰是许多重要谷物和油籽的出口大国,其中小麦、大麦、葵花籽和玉米的出口量均居全球前五名。

  FAO指出,俄罗斯是世界上最大的小麦出口国,乌克兰则位居第五。两国合计占全球大麦供应的19%、小麦供应的14%和玉米供应的4% ,占全球谷物出口量的1/3以上。两国还是葵花籽油的重要出口国,乌克兰葵花籽油出口占全球市场的49.6%,俄罗斯则占23.1%。

  资料显示,俄罗斯是全球重要的钾肥生产及出口国。2020年俄罗斯生产钾肥约1350万吨,约占全球钾肥产量的20%,出口钾肥约1084万吨。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钾肥出口量占全球钾肥出口量的40%,巴西、印度是肥料的主要需求方,俄乌局势对化肥成本上升带来的影响也是不容忽视的。

  化肥巨头雅苒国际集团(Yara)总裁霍尔斯特(Svein Tore Holsether)也在近期表示,目前屡创新高的天然气价格使该集团在欧洲的氨和尿素产量被迫削减至原产能的45%。他还表示,由于这两种基本肥料的供应减少,全球粮食供应会感受到连锁反应。

  FAO则在近期一篇针对乌克兰局势研判的文章中表示,欧洲和中亚一些国家超过 50% 的肥料供应来自俄罗斯,供应短缺可能会延续至明年。

  FAO称,乌克兰和俄罗斯粮食和油籽生产供应链与物流中断以及对俄罗斯出口的限制措施,将对粮食安全产生重大影响。

  FAO指出,鉴于俄乌两个主粮商品出口国的农业活动可能被迫中断,在国际粮食和农资价格已经处于高位且波动不定的情况下,或将严重加剧全球粮食不安全状况。冲突还可能限制乌克兰的农业生产和购买力,导致当地粮食不安全状况加重。

  此外,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14日表示,乌克兰春播出现中断将加剧全球粮食供应短缺问题。同时,全球40%的化肥产品来自俄罗斯,如这类产品供应中断也将会导致粮食收成减少约50%。

  央视财经指出,如果冲突持续,下一个种植季节的农业生产将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明年的农业收成同样令人担忧。

  6月将迎来谷物收获季,但尚不确定乌克兰农民能否收获作物并运往市场。具体而言,FAO表示,乌克兰的黑海港口已经关闭。即使内陆交通基础设施完好无损,但铁路系统如无法运转,将阻碍通过铁路运输粮食。

  船只仍然可以通过土耳其海峡,大量小麦和玉米都要经由这一重要贸易关口进行运输。黑海地区不断上涨的保险费用将推升本已高昂的航运成本,进一步影响粮食进口成本。此外,存储和加工设施能否保持完好、人手能否到位,也尚不明确。

  在俄罗斯方面,俄罗斯的黑海港口目前仍保持开放,预计短期内不会对农业生产造成重大影响。然而,FAO指出,针对俄罗斯的金融制裁已经造成大幅贬值,如制裁持续实施,生产力和增长恐将遭到破坏,并最终进一步提高农业生产成本。

  目前的俄乌冲突对全球粮食安全构成较大威胁,而滥施制裁将会进一步加剧风险。对粮食、化肥等部门实施制裁只会让世界粮食短缺程度日益加深,那些正在忍饥挨饿的人们将成为主要受害者。

  国际农业发展基金(IFAD)总裁吉尔伯特·洪博(Gilbert F. Houngbo)表示:“对那些被直接卷入的人来说,冲突已经是一场悲剧了;对于那些已经在艰难地养家糊口的人来说,冲突持续的影响将是灾难性的。乌克兰40%的小麦和玉米出口到中东和非洲,这些地区已经在竭力解决饥饿问题,粮食进一步短缺或价格进一步上涨可能会引发社会动荡。”

  当前约有50个国家依赖从俄罗斯和乌克兰进口以保障本国30%或以上的小麦供应,多数为北非、亚洲和近东区域的最不发达国家或低收入缺粮国。对于这些国家而言,粮食安全形势尤其严峻。

  许多国家对来自乌克兰和俄罗斯的农产品高度依赖。比如,北非和中东地区50%以上的谷物需求以及大部分小麦和大麦需求需要通过从乌克兰和俄罗斯进口满足。

  局势仍十分脆弱,作为一个人口超过1亿的国家,它每年花费40亿美元进口粮食养活人口,埃及所需的小麦70%来自乌克兰和俄罗斯。如今,乌克兰的出口完全被切断,这给埃及或土耳其带来了一个可怕的问题,后者也严重依赖乌克兰的小麦。

  举例来看,尽管土耳其国内生产的小麦约占其消费量的一半,但土耳其也越来越依赖进口,其中85%来自俄罗斯和乌克兰。根据土耳其统计局的官方数据,2021年土耳其从乌克兰进口的小麦数量达到创纪录水平。

  世界银行公布的数据显示,黎巴嫩90%以上的谷物需从乌克兰和俄罗斯进口,黎巴嫩本国的小麦库存仅够支撑一个半月。

  在小麦进口上也非常仰赖乌克兰。在突尼斯,经济不景气和高失业率已经在近几年来不断叨扰这个国家,如今该国普通民众正在面临越发昂贵的面包,但当地政府面对小麦短缺这一事实却也只能采用冷处理的方式,尽量转移民众焦点。

  与此同时,联合国早在今年二月份就警告,索马里的粮食短缺将会威胁近半数五岁以下儿童的健康。在非洲之角,该国正在努力对抗前所未有的旱灾,但截至二月份,该国已经有33万名儿童步入严重营养不良的状态。

  除此之外,尼日尔、布基纳法索以及贝宁之间的地缘局势也会是牵动粮食危机的重要一环。可以预见的是,随着国际局势不稳定状态的持续,非洲的粮食危机也会受到粮食大国出口放缓以及价格走高的影响而面临恶化的局面。

  FAO表示,全球超35%的人口以小麦为主粮,而当前冲突可能导致俄罗斯和乌克兰小麦出口大幅骤降。目前尚不清楚其他出口国能否填补这一缺口。加拿大小麦库存水平已处于低位,美国、阿根廷和其他国家政府预计将努力确保国内小麦供应,出口因此可能受限。

  同时,葵花籽油和其他种类植物油的出口前景也仍不明朗。印度、欧盟、伊朗和土耳其等主要葵花籽油进口国必须寻找其他供应来源或转向其他种类植物油,或将对棕榈油、大豆油和菜籽油等油品形成溢出效应。

  从这个意义上讲,各国政府和国际组织需要加强合作,采取一系列应对措施。要从保证全球人口粮食安全的维度出发,确保对俄罗斯实施的任何制裁不会影响依赖俄罗斯出口的第三方,允许粮食和化肥出口继续畅通无阻。如果不能做到以上几点,应向受影响的第三方国家提供一揽子补偿措施。